阿星—想弃医从文

神快粉,跳吹,主站黑三角,副站闺蜜组。(拒绝跳左泽右唐右,懂?)←重点
跳曲吃友情向,他们是天使!
偶尔会抽风开始无脑宠跳跳。
傲娇姐弟是世界的宝物!!!
虽然不雷森远,但个人不大喜欢幽远(无引战向),勿扰。
凹凸粉……吧……
安吹金吹,雷安瑞金嘉金卡埃,清水温馨向的安艾也能吃一点。
喜欢美番,GF、DF、SU、TMNT欢迎唠嗑。
开始从画手变成文手。
技术什么的不存在,尽靠瞎jb扯。
战斗脑少女,谈恋爱?不存在。
意外得喜欢发刀。x
还有,
我,道系混圈。
乐意不乐意,爱咋就咋滴。
触雷即爆炸,就是很膨胀。
xxx
药物治疗阶段,勿扰。
不然咬你。x

















一定要成为温柔又强大的人。

阻止AI成精刻不容缓!

《往事如烟》
民国时期背景
地下党夏家,跳跳因为小时候的一场大病,按照一些习俗打扮成女孩,直到上学的年龄。

【傲娇姐弟真可爱】

【私设两小只六岁】
蔡:可可,不可以欺负少爷!他怎么说也是你弟弟!
可:唔……知道了……
范:少爷,可可打你,你怎么一点都不反抗啊?
跳:因为……男孩子不是要让着女孩子的吗……←被打哭了也没还手

啊!有了。拉一波仇恨。X
虽然另外两个是常服曲和常服优……
(继上次单抽完美攻略后就没欧过ಥ_ಥ)

【铭记】

【hp设定】

【没什么太明显的cp向】

【就写写两人是怎么放下心结的】

【还有一堆捏造】

夜骐,一种只有见证过死亡的双眼才能看见的生物。

位居骆泽讨厌的事物的第二位。

第一位?

是夏一跳。

为什么?这个原因挺复杂的。



年幼的骆泽曾在自家院子里捡到过一只受伤翠鸟,并和年轻的骆夫人一起救了它。

当时懵懵懂懂的骆泽看着这个一身泥污却异常漂亮的小家伙,非常喜欢。

“妈妈,可以养它吗?”

“你要问它愿不愿意哦!”

翠鸟动了动翅膀,望向天空。

“我会给它最好的食物和最舒服的家的!”

“可它的家是天空啊!”骆夫人爱怜地摸了摸儿子的头。“你不能把它关在笼子里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小泽,要听话。”

翠鸟飞走后不久,本来就病重的骆夫人就去世了。




夏一跳总让骆泽想起那只翠鸟,脆弱却坚韧,瘦弱却顽强。尤其是那双眼睛,那双琥珀色的眼睛,温柔又倔犟,像极了那只翠鸟望向天空的眼神。还有他骑扫帚时,被风吹起的长袍仿佛下一秒就会变成他的翅膀,带着他飞向蓝天。

然后想起妈妈。

妈妈总是站在窗边看着天空,被病魔折磨得虚弱无比的她,总给骆泽一种妈妈下一秒就会消失,并融入碧蓝的天空的错觉。

这种心上被强行撕开一个空洞的感觉。

他很讨厌。



『你的眼睛,如同精灵为了与知更鸟共舞而准备的蜂蜜酒。』

不知哪个大胆的新生,给夏一跳写了以上一句情话,并用纸鹤传书传了过去(星:然后夏萝可知道了,同时全校都知道了)。

夏一跳琥珀色的眼睛很好看,这是事实。

不对!想什么夏一跳!想夏娃!

你看夏娃,魅紫色的双眼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清潭,深邃且神秘,仿佛能看穿人心。

所以也不奇怪本少爷为什么甘心整天给她为跑腿,一个懂你又不多舌,学识渊博且貌美如花的学姐,谁不愿意听她的呢?

而夏一跳嘛……也是个很讨后辈喜欢的前辈,毕竟人温柔可靠,只要不踩线就不会一打恶咒丢过来后再来一打(星:除去骆泽唐不甩这种成天在夏一跳生气边缘达拉崩巴的x),不像他大姐夏天成天带着新生搞事儿害学院扣分。

最近那俩格兰芬多的新生叫什么古里古,呱啦啦的就经常为跟在他后面到处转。

夏一跳还挺开心的样子。

不对!为毛又想到夏一跳?

骆泽甩了甩头,试图赶走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。

一定是因为夏娃提醒他这一带树林会有野生夏一跳出没……

这时,一只夜骐的幼崽跑了过来,亲昵地蹭蹭骆泽的袍子。

“滚开!”骆泽踢了小夜骐一脚。

一声鸣叫让骆泽突然意识到一件事——母夜骐可能就在旁边。

一只浑身漆黑的夜骐张开蝙蝠一样的翅膀,作势要冲向骆泽。

“对不起我这就走!”骆泽拔腿就想跑。

夜骐可是危险生物,惹不起惹不起。而下一秒,他就被咬住了后襟一路拖行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“喀秋莎!住手!”

这是一个相当熟悉的声音。

骆泽觉得后颈一松,他摔了个结实。

“嘶——!”

“喀秋莎,过来。”

名为“喀秋莎”的夜骐立刻飞奔过去。

骆泽转身。

果然是夏一跳。

“你真是本少爷的衰神!遇上你就没好事!”

“……有点B数,大少爷,如果不是我,你早被喀秋莎折腾掉半条命了。”夏一跳站在离骆泽不远的地方,喀秋莎正撒娇一般用头蹭他的手掌。先前的小夜骐也跑了过来,欢脱地蹭着夏一跳的小腿。

“这夜骐……你的?”骆泽拍拍身上的灰,站了起来。

“不是,不过‘喀秋莎’是我起的。”夏一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苹果,丢给小夜骐。

喀秋莎见骆泽要靠近,戒备地张了张翅膀。

“噫……”骆泽式害怕.jpg

“没事的,喀秋莎,虽然这家伙确实是一个凶巴巴的小混混,但本质上怂得跟只二哈似的。”夏一跳安抚道。

“你说什么?乡巴佬!”骆泽一吼,喀秋莎就立刻向他鸣叫示威。

“噫……”骆泽式害怕.jpg

“看,怂死了!”夏一跳式嘲讽.jpg

“夜骐可温顺了,喀秋莎只是好奇心重而已。”

“温顺!?你没看见它之前有多凶!?”

“你欺负人家孩子,人家妈妈能不生气吗?”




“所以,你为什么也能看见这种不详的生物啊?”骆泽突然发话。

“我的养父,我在麻瓜世界的父亲。”夏一跳看着不远处嬉戏的夜骐们喃喃道。“在我九岁那年去世,然后,我被大姐带回了家。”

“……”被麻瓜养大的啊……

“你呢?”夏一跳用魔杖施咒清理了一下沾上泥污的长袍。

“母亲,九岁那年病逝。”骆泽不爽地用手拍掉袍子上的灰。

“清理一新。”

骆泽张了张嘴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夏一跳把魔杖收好,起身走向浅滩,喀秋莎立刻跑了过去,惊起一片飞鸟。

他的面眼即是夕阳,耀眼的光将他和夜骐变成了黑色剪影,还有惊飞的鸟儿们,翅膀扇动的声音,他被风带起的长袍和头发有些凌乱。

仿佛下一个瞬间就会被带往天空的瘦削背影。

让骆泽十分厌恶。


“我讨厌夜骐。”骆泽突然开口。“它让我想起了妈妈死的时候……”

夏一跳沉默了数秒。

“我也想起了鲁大死的时候,但我不抗拒。他为我而逝,我会用一生铭记。”






一声鸣叫把骆泽唤醒了。

“啊……你是……那个……”骆泽的额头滑下一滴冷汗。

“喀秋莎?”

喀秋莎应了一声,然后转身离开。

“喂喂喂!别丢下我啊!”骆泽记得他是被袭击了,然后就晕了过去。

“呼噜噜……”一只猎豹突然出现。

“噫……”

骆泽的害怕在看见猎豹的琥珀色双瞳的瞬间消失了。

如同蜂蜜酒一般的琥珀色,温柔又倔犟。

“夏一跳?”

猎豹疲惫不堪地瘫倒在地上,骆泽发现它的右后腿上有一处伤口,正不断地冒血。

“……咳咳……”猎豹化回人形,是夏一跳。

“你是阿尼玛格斯?”骆泽的这个问题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之前的兽型看不出来,变回人形后才能看清,除了右腿上的伤,夏一跳身上还有许多不同程度的伤,可以用伤痕累累来形容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是路克……”夏一跳尽量支撑起上半身。“之前古里古跟我说过……他们果然入侵了禁林。”

“那你半夜来禁林干啥啊?”

“喀秋莎来找我的……然后带着我来救你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为什么要救我!?你不是特别讨厌我吗?你是想让我欠你人情吗?告诉你!本少爷是不会感谢你的!不会!永远不会!”骆泽突然爆发,并揪起夏一跳衣服的前襟,让他与自己对峙。

“嘶……”骆泽粗暴的动作牵动了夏一跳的伤口,这使他皱了皱眉头。

“死亡太可怕了……不是吗?”夏一跳轻声说道。

骆泽愣住了。



“是啊……”良久,骆泽放开了夏一跳,喃喃道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夏一跳趴在地上,揉着脖子。

“死亡真的很可怕……”骆泽掏出魔杖,对准了夏一跳。“真的……非常可怕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夏一跳,去死吧!”骆泽有些狰狞得笑了。

“神锋无影!”




“啊!”

“我们被发现了!上!”

“路克空盗团。”骆泽转了转魔杖,嘴角勾起傲慢的弧度。“恭候多时了!”

“你还挺能演……”夏一跳也摸出魔杖。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“除你武器!”

“倒挂金钟!”

“昏昏倒地!”

“速速禁锢!”

两人快速地在包围圈里开出一个出口。

“给我追!”路克气急败坏地喊到。“学者说了!抓活的!”

“左边!”夏一跳被骆泽背着。“我发过信号了,很快就会有人来帮我们。”

“再命令本少爷我就把你丢下来!”





眼看两人就要被追上了,一块巨石从天而降,把前路堵上了。

“再跑啊?”路克向飞空船的大副打了个手势。

“啧……”

“放我下来。”夏一跳突然说道。

“你要干嘛?”骆泽不解。

“路克,你看得见吗?”夏一跳高声问道。

“你想拖延时间?告诉你!没……咳……”路克突然飞了出去,脸上还出现了一个蹄印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啊!”

“发生什么了?”

空盗团的各位都中了“看不见”的攻击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我!”船上的大副惊慌失措地在半空中划动手脚。

这在对面的两人眼里,一切都可以解释清楚。——是喀秋莎他们。

大副是被叼到了半空中,其他的,则是被夜骐们的大展拳脚干趴下了。

“不理解死亡的意义,就看不见夜骐。”夏一跳说完后就绷不住了,也像一旁的骆泽一样笑喷了出来。

“夏前辈!”古里古突然骑着呱啦啦出现了,掖下还夹着夏一跳的“知更鸟2002”。“接好了!”

“我们走!”夏一跳接过扫帚,载着骆泽飞离了失控的现场。

“夏前辈,为什么他们都那幅模样啊?你们做了什么吗?”古里古问道。

“谁知道呢……”

“太坏了遭报应了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两人又笑喷了。

“啊?”古里古式懵逼。

这次事件后,两人的关系也没有变多好,但至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一见面就把白眼翻到天上去了。





“夏一跳,喀秋莎又来了。”

年轻的魔法部部长将双手搭放在他家族的手杖上。

“你不搭理她一下吗?”

喀秋莎轻轻地把嘴里叼着的一串浆果放在夏一跳枕边,然后抬起头,难过地哀嘶了一声,张开翅膀飞离了夏家的宅邸。

“让女士伤心不像是你会做的事啊……”

“喂,夏一跳……”

“理本少爷一下啊……”

骆泽站在离夏一跳五步远的地方,看着他平静地呼吸。

如同那只受伤的翠鸟。

连骆泽自己都没想到,那只“翠鸟”飞向天空的模样会让他铭记至今。

【跳跳没死,但是灵魂残缺了,神志不清也很少会苏醒起来活动。】

【本来想让跳跳的阿尼玛格斯形态是垂耳兔的,但想想又觉得猎豹小天使更合适。】

跳跳就是源动力!!!!!

发现自己存货不少……
发一发!